理性看待于欢案

理性看待于欢案

时间:2020-03-20 14:0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点击查看更多订阅内容>

如果不是看到《南方周末》的那篇关于半年前山东聊城于欢“辱母杀人案”的文章,我想朋友圈不会刷屏,也不会有舆论的轩然大波。按照《南方周末》报道,苏银霞因还不起高利贷,被带有黑社会背景的11名催债人凌辱长达一个小时。面对母亲所受的凌辱,苏银霞儿子于欢用桌子上的水果刀刺伤四人,一人就医后身亡。2017年2月17日,聊城中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。宣判后,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洪章、许喜灵、李新新等人和被告人于欢不服一审判决,分别提出上诉。

将《南方周末》文章与一审判决书对比发现,判决书中认定的事实,是依据所有的证据所归纳出来的法律事实,而记者所写的,是在诚实记录被采访者所说的话之后归纳出来的事实。先不论两者之间的差别,也不论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,个人认为引起舆论哗然的原因:当你面对至亲家人,正在遭受难以忍受的凌辱时,是默默忍受,还是奋起反抗,忍受之时谁来保护你,反抗之后司法又是如何界定?判决书虽然符合法律规范,但公众却不买账。究其原因,是这份判决,缺少了公众需要的温情与温度,公正的判决除了合法性,还需要体现社会大众的内心的呼应,原始的道德正义和对普世伦理与良知的皈依感。

法律作为调节社会秩序的规则,是要体现所在社群的民心、民情、民意。只有这样,才会得到最大范围民众的支持,执行起来才会温暖有力。法律运用是要讲求逻辑严密的“合法性”,也要考虑源自生活经验的“实践性”、“同理性”。二者缺一不可,互相支撑,法律的公正和温度才得以彰显和发扬。

展开剩余 35 %

于欢为什么要鱼死网破,个人认为,110民警到了现场后准备离开,于欢母子想跟警察一起离开,结果被对方拦了下来。此时,对方更加嚣张,于欢的失望无助肯定也是随之增加。当对方有所动作时,于欢做出自己的理解。于欢已经遭遇了对方不法(非法拘禁、限制人身自由、精神羞辱、人身攻击)在先,警察离开时,不能脱身在后,做出暴力攻击情理上来讲可以理解。于欢值得同情,但是他的后果确实违法了,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。于欢案走到如今,早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。这场汹涌的舆论风暴中,有真心关心法治的,有真心想救于欢的,有真心想匡扶正义的;但也请你相信,这里面浑水摸鱼的不少,夹带私货胡言乱语的也很多。

但此案的最终判决,还是要尊重法院公正、专业的判决。舆论不能让判决颠倒是非,但是舆论可以影响判决,希望法律也能够感知民意。( 帅勇)